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http://www.jpgq.net

菜单导航
传承一度

传承一度"断代" 古琴多元复苏之路待甄别

作者: 乐器大全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3日 01:06:41

【字体: 】  传承一度"断代" 古琴多元复苏之路待甄别

 梁佳 点击率:           ★★★

发表评论



  从戴晓莲1980年代初进入上海音乐学院学习古琴,到成为上音民族音乐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收第一个古琴专业学生,间隔了整整15年——上音的古琴专业“断代”了15年!“七条弦上五音寒,此艺知音自古难”,古琴作为中国传统艺术门类的一种,一直以来都不曾成为“大众艺术”,甚至常常遭遇与古筝一同混淆的尴尬境地。直到现在,在某些专业的音乐学校,古琴专业每年几乎也只招收一名学生。200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了世界第二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中国的古琴名列其中。2006年,古琴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成为“人类遗产”之后,古琴和国学等传统学科一同被重新重视,但随着被“时尚”、“养生”、“比赛”缠绕生长,古琴艺术的“复苏”之路似乎更多元了,同时也意味着需要人们的筛选和甄别。早报记者梁佳

    古琴艺术传承一度遭遇“断代”  

    从戴晓莲的回忆中,可以瞥见一段古琴的兴衰史。

说起初习古琴,戴晓莲不得不将它与“文革”后期的那段岁月联系起来。1972年,戴晓莲的叔外公、广陵派古琴家张子谦先生从“劳改”解放出来,姚丙炎、龚一等古琴家都曾拜师于张子谦先生。9岁的戴晓莲正在上小学,有空闲的时间就去找叔外公学琴。叔外公常常叮嘱她“不要在外边说学琴的事”。

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戴晓莲就被分配进了学校图书馆当管理员,一呆就是7年。因为当时学校根本没有古琴专业,也没有人愿意学习古琴。“那时候只有一些留学生课程,也都是选修课,我虽偶尔教课,但身份是很模糊的。”而留学生课程也促成了一些机缘巧合。“在留学生的联系下,1991年我受到荷兰莱顿大学汉学院的邀请,做了10个月的访问学者,我没有想到在他们那里看到了古琴琴谱,很惊讶,许多琴谱在国内都是无法看到的。”戴晓莲觉得自己比较幸运,在当时的情况下,一个图书管理员出国去做访问学者很困难,而贺绿汀院长很支持,并一直认为让古琴这门传统艺术受冷落是种“罪过”。

真正的转变从进入21世纪开始,“对传统文化的回归几乎是从建筑开始的,比如闹得很热的城墙保护工程,后来才渐渐波及到了古琴。”2003年起,戴晓莲正式招收了第一名专业学生,古琴专业才正式恢复,她成为自1956年刘景韶老师之后上音的第二代专业古琴老师。

2007年,她教授的第一位专业学生在专业比赛中获得了金奖。她和学生还组织了“渔樵问答”音乐会,将古琴与其他民族乐器融合在一起。现在,戴晓莲是上海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今年9月25日,戴晓莲将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举办一场名为“广陵今在”的古琴独奏音乐会,这是她在国内举办的首场独奏会,所有的曲目谱本都是有所传承脉络的,比如采用广陵琴家张子谦先生之传谱的《龙翔操》、采用九嶷琴派管平湖先生打谱创作谱本的《欸乃》、采用湖南琴家查阜西先生之传谱的《潇湘水云》,以及据管平湖打谱曲整理的《广陵散》等。

    院校专业教的人少学的人更少  

直到现在,上海音乐学院的古琴专业每年也只招收一名学生,就算是中央音乐学院也只招收2-3人,不是因为要求有多高,而是因为它很冷门。相比较而言,更多的学生愿意选择古筝,常常是几百名学生报名考试,最后只招收5-6名。“很多人听到说要考古琴专业,都会觉得很吃惊,会劝说不要报考,因为学古琴没有出路,更现实的情况是没有乐团会收古琴专业的。即使是副修,乐团在选拔时也会进行考量。”海上雅乐的艺术总监王珑说,她曾经在中央音乐学院跟随李祥霆副修过古琴专业,当初是出于喜欢才学的,她主攻的还是扬琴。实际上,古琴学习讲究传承脉络,古琴艺术一般不称“琴艺”,而尊称为“琴学”。很多习琴之人在私下里仍保持着“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的生活。从传统琴学来看,习琴本身不在于“他娱”的表演意图。《左传·昭公元年》载:“君子之近琴瑟,以仪节也,非以慆心也”,认为琴的主要功用是教化和修身。林友仁先生也曾提出,“艺术发展的成就不以从事人的多少、覆盖面的大小而定,古琴音乐亦是如此。”当艺术职业化而成为一种谋生手段之后,公众化的效应往往有利有弊。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