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http://www.jpgq.net

菜单导航
吴钊:古琴静美且养心

吴钊:古琴静美且养心

作者: 乐器大全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6日 13:34:46

【字体: 】  [图文]吴钊:古琴静美且养心

 孙 鹤 点击率:    热     ★★★

发表评论


吴钊:古琴静美且养心

视古琴为“生命的文化”的吴钊,期待后生们对古琴给予足够的尊重。
 
    6月2日,国家大剧院,一位名叫吴钊的76岁老人将在这里拨弄丝弦,以古琴特有的“兴到而不自纵、气到而不自豪、情到而不自扰、意到而不自浓”的含蓄与清雅,给他的听众以美的萦怀。

时光回溯到57年前的一天,那时吴钊年方十九。就在国家大剧院不远处的中山音乐堂,他首度正式登台公演。

当时,他研习古琴已经有七八个年头了。由于出生在书香门第,家里属于苏州的名门望族,艺术的因子弥漫于他家的一凳一椅。他的父亲曾师从苏州著名的古琴大家吴兰荪,弹得一手好琴。应了“耳濡目染”的道理,吴钊对古琴的痴迷自然地生长着,学琴不知疲倦,乐在其中。

“以往读过诗书文章的收获,似乎都可以通过手指下的琴弦流出来,我心里的一些想法,也可以完全靠着拨动琴弦抒发出来。”古琴已经彻底走进了他的生命。

父亲发现,这个“徒弟”有点特别,越教他越吃力。于是让他出外拜师,选中的对象是古琴大家查阜西。

人对某种东西的痴迷,会写在脸上,浸透在一举一动里。查阜西应允了。吴钊至今记得,当时他随家迁到北京,就读于某所普通中学,每周他都抱着琴,来到老师家里“学艺”。

“在查先生那里学琴,有点中国传统私塾的味道,一张桌子上摆着两张琴,师生二人面对面坐下,手把手地教,一点一滴地领悟。”吴钊对这样的教育方式依然神往。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在恩师家学琴的过程中,吴钊经常会碰到当时京城里的音乐名流,比如琵琶大师李廷松、二胡大家蒋凤之、古乐专家潘怀素等。经常是其他人各献其艺,潘怀素在一旁边欣赏边品评。查阜西来段昆曲清唱、洞箫独奏或古琴演奏,李廷松弹上一曲武的《十面埋伏》、《霸王卸甲》或文的《浔阳琵琶》,蒋凤之则以《汉宫秋月》来捧场。有时蒋凤之和查阜西一道,用二胡与古琴联袂献上琴曲《鸥鹭忘机》。

这样的艺术熏陶,给吴钊的琴艺插上了一双翅膀。他受益于这样的技艺切磋,也享受着这样的精神往来。

对于这番场景,吴钊记忆犹新,不肯遗忘,因为在现在的时空里,它成了稀有。

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吴钊可能都难得有这样的心境来品味古琴的悠长,因为古琴的现状与未来令他难以释怀。

最让他揪心的是如何将老一辈琴家的传统琴曲、演奏技艺,包括审美理念有效地加以保护和传承。

“只有全面继承传统,创新与发展才有意义。因为只有当继承达到了精纯的程度,你的理解和演绎就会自然地流淌出来,俗话说‘水到渠成’,才能自觉地实现创新的飞跃。古琴的文化观与中国传统的天人合一理念完全一致,就是本自然之理。”对古琴的热爱,吴钊拳拳在心。

在他看来,继承传统不等于古琴艺术不要发展,古琴新作不能创作。其实自古以来古琴新曲时有产生,古琴艺术也从未停滞不前。判断一个时代古琴艺术发展与否,不能仅看有无新曲出现,还要看这些新曲的艺术水平是否达到了时代的高度。

有时尽管是新曲,但其艺术水准平常,并无多大价值,有时即使都是陈年旧曲,其实弹出它的旋律,就知道完全是反映了时代高度的创新之作。从现状而言,古琴新作与古曲相比,由于数量有限,其中多数与古琴传统相距较远,未能达到或超过古曲所反映的艺术高度。

让吴钊无法接受的是,在创新的旗帜下,一些古琴演奏人员正在背离传统,一味求“新”猎“奇”,将古琴等同于吉他或古筝,或者一味向钢琴看齐,简单地走其他某些中国民族乐器“发展”、“创新”的老路。而且国内某些音乐学院,正在用着西方乐器演奏技巧教授学生弹古琴,吴钊担心这会在一定程度上损害古琴传统要素的承续。

“如果古琴演奏不是植根在深厚的传统土壤上,发挥其原来特有的‘写心’的艺术特长和静雅内敛的乐器性能,创造出能反映时代高度的新曲,恐怕没有多大意义。”视古琴为“生命的文化”的吴钊,期待后生们对古琴给予足够的尊重。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