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http://www.jpgq.net

菜单导航
“笛王”谢庆登的喃哆血情缘

“笛王”谢庆登的喃哆血情缘

作者: 乐器大全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7日 20:06:45

“笛王”谢庆登的喃哆血情缘

 

近日,一则《北流六靖“喃哆血”香港赢金奖》的消息刷爆玉林朋友圈。北流市六靖镇8位“喃哆血”高手组队参加第一届中华老年体育舞蹈(香港)国际艺术节,在比赛中技压群雄,所吹奏的喃哆血表演夺得香港国际艺术节金奖第一名,许多读者要求深度挖掘这独特的乡村传统文化。而这次比赛训练的总教头、“喃哆血”“全能王”谢庆登更是可圈可点。

谢庆登是六靖镇六靖村竹山车组村民,曾荣获六靖镇喃哆血文化节两届“笛王”冠军。刚从香港载誉归来的“笛王”,谈起对喃哆血的情缘,掩藏不住满脸的兴奋——

执著热爱,让他与喃哆血结下不解之缘

“我从10多岁起便开始吹喃哆血,喃哆血伴随我走过50多年的岁月……”

少年时,谢庆登看到村里的叔伯们闲时总喜欢吹喃哆血,也渐渐产生了兴趣。为了能过一把喃哆血瘾,大人们吹奏时,他在后面帮托住勒古喇叭,方便他们吹奏;大人们制作喃哆血时,他又帮传递勒古(本地土生的一种植物),大人们看到他挺勤快,也乐意教他吹奏。刚开始时,谢庆登使出吃奶劲才把喃哆血吹响,但要像大人们一样吹出“喃哆、喃哆、喃哆血、喃喃哆血”的响声来还相差很远。谢庆登并不气馁,看到大人们吹奏喃哆血时,他就“缠”着他们不放,向他们讨教如何吹转音,怎样换气等。无人教他时,他边吹边悟。放牛时,把牛一赶上山坡,他就练习吹奏。就这样,谢庆登总把喃哆血随身带,一有空就练习。看到儿子如此酷爱喃哆血,平时也爱好喃哆血的父亲谢华振这才偶尔给他指点一下。

坚持不懈,成了两届喃哆血文化节“笛王”

除了应征入伍的几年从军生涯中没能吹奏喃哆血外,其余时间不管家里多忙,在干完农活后,谢庆登总要吹奏一番喃哆血自娱自乐。

随着时代的发展,村里吹喃哆血的人越来越少了。老一代人年老气衰吹不动了,青少年生活丰富多彩,极少有人问津喃哆血,再也看不到放牛娃自由吹奏喃哆血的乡村风景了。谢庆登不免有几分失落。但他始终放不下伴随他多年的老朋友——竹笛喃哆血。年过花甲的他仍然天天“笛声依旧”。他盼望着有朝一日,这祖辈传下来的喃哆血能真正风光地吹上一回。

2012年,机会终于来了,六靖镇文体协会深挖本土特色文化,喃哆血终于登上大雅之堂,有了用武之地,当年举办的第一届喃哆血文化节主要目的是宣传和挖掘喃哆血爱好者,以舞台表演为契机,尽快发现、用好喃哆血人才,谢庆登闻讯后立马报名参加,他出色的吹奏赢得了父老乡亲们的认可。随后在2013年、2014年六靖镇举行的第二届、第三届喃哆血文化节上,他凭借出色的技艺,力压群雄,连续两届赢得比赛冠军,被冠以“笛王”的美名。

2016年9月,谢庆登自主制作乐器,率“喃哆血演奏队”参加“六靖镇赴港演出团”,在香港的国际大舞台登台表演,获得了国际艺术节金奖第一名,让喃哆血之音走出家乡,扬名香江。

为了让后辈们能更详尽地了解喃哆血的文化渊源,谢庆登还自行查阅史书相关记载,并不断走访老一辈喃哆血爱好者,完善资料,集思广益,终于把竹笛喃哆血的内容详细记录下来,并交由出版社出版。

传承创新,成为喃哆血吹奏、制作、作词“全能王”

说到制作喃哆血,谢庆登娓娓道来:一般小号的喃哆血有70至80厘米长,而大号的喃哆血则有1.1米至1.2米长。要做好一个喃哆血,首先得找到好竹子,一个完整的喃哆血从找竹子到制作“喃哆血舌”、喃哆血吼(喃哆血吼在喃哆血尾部8厘米开吼为宜)以及用勒古编织好作笛子的喇叭得用上一天。而编制喃哆血的喇叭可有讲究了,喇叭筒并不是越长越好,也不是越短越好的。通常小号的喃哆血所需的勒古需要11片,大号喇叭需要30片左右。一般是结一会儿喇叭,就要用嘴试吹一下,听到能吹出“哆血”的声调即可,喇叭过长,所吹出的声音就会变成“喃多火”;喇叭过短,则吹出来的声音是“喃喃喇咔”,这时可对所结出的勒古喇叭进行伸缩调整即可。

谈到吹奏技艺,谢庆登一脸认真地说,刚练习的人顶多不到一两分钟便要停下喘气了。我最长的吹奏时间可达12至15分钟,因为我懂得换气,换气也快,当看到我的嘴腮鼓起时,其实那就是我在换气做深呼吸,用鼻子吸气入肺了,这就是我吹喃哆血不会停顿间断的秘诀所在了。小号、大号七八种音调我都能吹奏自如!”谢庆登颇有几分自豪。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