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http://www.jpgq.net

菜单导航
鉴赏:“琴”有独钟

鉴赏:“琴”有独钟

作者: 乐器大全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8日 18:55:34

【字体: 】  鉴赏:“琴”有独钟

 杨东晓 点击率:           ★★★

发表评论


  古名琴收藏处于起步阶段的今天,是将提琴价值与历史意义正确带入中国的开始
  由博得乐器和上海音乐学院共同举办的一场名为“‘琴’有独钟”的意大利名琴、法国名弓鉴赏会于2007年4月16日,在上海音乐学院举行。
  鉴赏会上50把来自世界各地的著名收藏级小提琴,有着一个共同的故乡,意大利。它们的缔造者包括18世纪最具威望的提琴制作巨匠:安东尼奥·斯特拉底瓦里(AntonioStradivari)和耶稣·瓜纳里(delgesuGuarneri)。
  200年前的提琴巨匠
  斯特拉底瓦里和瓜纳里都师承意大利提琴制作大师安得烈·阿玛蒂,这三位住在意大利北部小城克里莫纳的师徒在多明哥广场上各自的作坊里,创造了文艺史上最伟大的三个制琴家族。
  斯特拉底瓦里突破了他的老师阿玛蒂的构想,最终确立了琴形,修长优雅的斯氏琴形被后世制琴师奉为圭臬。斯特拉底瓦里选用了枫木和云杉木,并改变了小提琴原有的尺寸,不仅如此,他还对琴形、板面弧度、木板厚度、油漆、琴头雕刻等细处进行了处理。
  斯特拉底瓦里一生据称制作过1000多把提琴,他于93岁那年将自己制琴的秘密带给了上帝。
  两把提琴
  从18世纪以来的200多年间,提琴演奏家都以能拥有一把斯特拉底瓦里或瓜纳里制作的提琴为愿望。这“两把提琴”被演奏家们尊崇且令他们心醉。
  现当代小提琴演奏家对斯氏琴和瓜氏琴的热爱和尊崇并没有因为它们的年深日久而有丝毫减退。帕尔曼、梅纽因、慕特偏爱斯氏琴,梅纽因另有一把瓜氏琴,用以演奏不同风格的曲目。海菲兹有一把1742年的瓜纳里琴,斯特恩、祖克曼也都很偏爱瓜纳里琴,即便如此,海菲兹和斯特恩也拥有斯特拉底瓦里琴。
  据统计,全球现存斯氏琴还有600把,能够用来演奏的却不足百把,能用于展出的仅为6把,其余的均被珍藏。斯氏琴因音色温暖而被称为雅典的阳光,其既有管乐的清纯又兼具天鹅绒般的典雅柔媚。更适合以音色见长的内在演奏。斯特拉底瓦里也许没有想到,经过他改良的提琴在200年后更利于在现代交响乐队中表现出它卓越的音响、清晰度和表现力。
  目前存世的瓜氏琴只有100多把,和斯氏琴一样,它们都是天价藏品。大约仅有10把瓜氏琴还在演奏中流通,其余的多为欧洲各大博物馆和基金会的藏品或私人藏品。不同于斯氏琴,瓜氏提琴琴板平坦,没有太大的弧度。瓜氏琴的面板中间与四周的厚薄相差甚微,音孔也没有斯氏琴那样优雅而舒展,而有着粗犷的外表,与此相适应的是其琴头雕刻得浑圆雄壮。由外观可以想象到的是,瓜氏琴琴板强有力的振动,深厚宏远的共鸣和风暴般的音色。
  珍藏与投资
  每一把斯氏琴都有清晰的族谱以备后世考察。现在它们身兼乐器、古董、稀世珍宝,以及藏品等多种“要职”。
  作为藏品,收藏家看中的是它可观的投资回报率—一把诞生于1707年的斯特拉底瓦里小提琴“汉默”,在2006年5月的美国苏富比拍卖会上以354万美元的天价成交,而此前,一直以200万美元保持拍卖史最高价的也是斯氏作品,名为“田纳特夫人”。
  由博得乐器和上海音乐学院共同举办的此次名琴鉴赏会,专门邀请享有国际声誉的提琴鉴定家如艾瑞克·布洛特等来自英国、法国、意大利、德国、中国台湾的五组专家,为来宾提供最具权威的提琴鉴定。除了提琴以外,这次鉴赏会还展出了出自法国图特和沙特力两位大师之手的名弓。
  到中国来鉴宝
  国外提琴收藏鉴定专业机构的调查分析表明,最近100多年来大约有5把斯氏琴隐身于中国。
  斯氏琴与中国的渊源最早要追溯到鸦片战争之后进入中国的西方人和传教士。那时随着教会进入中国陆续成立了一些管弦乐队,如1864年的上海徐家汇教堂圣乐队、1879年的上海工部局乐队和1885年中国关税总司赫德的赫德乐队。又过了半个世纪,俄国十月革命后又有许多俄国音乐家来到中国。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更是护佑了一批西方音乐家。除了来自欧洲的音乐家,中国早年也有收藏家司徒梦岩、谭抒真和留学德国的“同仁堂”东家乐达仁父子。
  为此,专家们将在鉴赏会期间提供免费的鉴定服务,音乐家、提琴收藏家与爱好者可携带古琴至现场接受鉴定,所有“疑似”斯氏提琴的古琴都可以拿来鉴定。“这是一项慷慨的活动!”项目负责人苏琳介绍说,“一般来说,单一专家的鉴定费是一把琴价的5%到15%,而这次免费鉴定由五组专家共同合作,不论从经济还是专业可信度来考虑,它的价值都是难以估计的。”
  对于此次鉴定活动,上海音乐学院华天院长认为:“就算这次找不着斯特拉底瓦里的古琴,但它的附加价值确实是弥足珍贵的。中国正处于古名琴收藏的起步阶段,虽然改革开放以后,在上海、北京等大城市也有一些游走于收藏与买卖之间的爱琴者,但是他们对于扑朔迷离的旧琴领域,尚无足够的鉴赏功力。而透过这次专业咨询,将提琴价值与历史意义的正确认识带入起步阶段的中国,这就是弥足珍贵的附加价值。”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