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http://www.jpgq.net

菜单导航
中国乐器协会网讯:据上海东方早报(记者周云)报导,中国民乐的发展如今正陷入一个繁荣与萧条并存的怪圈:一方面,民间掀起学习民乐的热潮,仅仅上海一地,每年参加考级的

中国民乐发展调查

作者: 乐器大全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5日 13:39:13

中国乐器协会网讯:据上海东方早报(记者周云)报导,中国民乐的发展如今正陷入一个繁荣与萧条并存的怪圈:一方面,民间掀起学习民乐的热潮,仅仅上海一地,每年参加考级的琴童达数千名,同时民族乐器生产厂面对过亿的销售量喜笑颜开,另一方面则是国内专业民族乐团演出上座率低、无法跻身主流音乐圈。


  不容忽视的是,民乐缺乏创新曲目、鲜有佳作推出,民乐作品很长时间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人们对于民乐的了解还停留在《二泉映月》、《高山流水》、《十面埋伏》等老作品上,此即所谓“十年一张节目单”。此外,民乐长时间停留在民间音乐的层面,形成一种江湖艺人的文化心态。


  随着重大节庆日的临近,国内民族乐团一时变得繁忙起来,各类演出邀约如雪片一般飞来。但在节庆日之外,中国民乐专业院团的日子却不好过,演出少,民乐CD总是放在最不起眼的角落,各类民乐团因为没有足够观众而普遍在生存线上挣扎……如今中国民乐的发展陷入一个繁荣与萧条并存的怪圈。


 问题究竟在哪里?民乐的发展现状如何?早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走访了上海民族乐器一厂、上海民族乐团、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等单位之后,听到的反映是:


   作为上海唯一一家大规模的民族乐器生产厂家,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年销售额是直接反映民乐冷热的晴雨表。谈到这一话题,该厂厂长王国振介绍说,他们厂2010年的销售量比2009年增长15%。今年形势更好,仅上半年的销售量就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3%,今年全年的目标是1.8亿元,而上半年就已经完成了1.1亿元。王国振说,这个逐年增长的趋势早在2003年就开始了,近8年来,一直保持着10%的年增长率。就拿占去年销售量60%的古筝来说,2000年,该厂一年的产量为7000台,而到了去年则达到了6万多台。古筝因其好听好学、曲目多、师资队伍庞大而成为许多初学民乐者的首选。根据王国振提供的一份市场调查报告显示,购买该厂古筝的人群中,中小学生占到了70%,其余则是白领女性和退休工人。


   事实上,正如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秘书长张殿英所说,最近十年内,民乐在中国的普及速度堪比火箭蹿升。单就青少年民乐学习者来讲,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学古筝的有100多万人,学二胡的有60多万人,学扬琴的有50多万人,学笛子的也有40多万人。“丰富生活,增加艺术范儿”依然是目前绝大多数民乐学习者的主要奔头。“很多家长带小孩子来学,只是想增加一些音乐素养。”这是培训者们一致的说法。但是,其中不乏某些带着功利目的的学习者。


    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副主任陈春园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上海市长宁区某兄弟二人开办的琴行里,一年招收的二胡学生就高达400500人,最鼎盛的时期曾经出现过某年参加上海音乐学院民乐考级的考生人数高达5000多人。她说,其实民乐过热或者过冷都不是好现象,“健康发展最好,大家都抱着考级的目标去学琴,反而不好。”


  然而近年来中国民乐发展面临“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尴尬现状。此前,主要使用中国传统民族乐器的“女子十二乐坊”在国内成立初期,在引起媒体和听众短暂猎奇后便沉寂了下去。直到该乐团2003年进军日本市场,专辑《女子十二乐坊》在日本上市发行,从而迅速走红。那时候,专辑首日就售出一万张,两个月内突破百万张大关,并荣获当年日本唱片大奖。其后,该乐团又在世界各地展开巡演,所到之处便掀起一股中国民乐的流行风潮。之后,国内的不少民乐团纷纷效仿,前往海外发展,并大获成功。


 回到国内,中国民乐专业院团的日子却不好过!中国民乐的发展近年来相对于其他艺术显得滞后。各类民乐团因为没有足够观众而普遍在生存线上挣扎。究其根本,民乐发展面临新创曲库匮乏、缺少发展良好的民乐声响体系标准,以及没有形成集群的力量去推动其发展等问题。


  上海民族乐团团长、指挥家王甫建表示:“当有一天别人来向你要演出时,若能感叹你们有这么一个发展良好的完整体系,拿得出几十套上百套曲目,推得出老中青几代演奏家,并出现一批有思想的民乐发展推进者,中国民乐才能建立起真正的自尊。”


   持相同观点的还有二胡独奏演员段皑皑。她告诉早报记者,民乐必须两条腿走路,“传承”和“创新”都不能放弃。据悉,由于新创曲目少,很多民乐团只能反复咀嚼一部作品,不单国内听众兴味索然,国外市场也未必认可。据了解,如今欧洲演出商对于频繁出现的《二泉映月》等熟曲已开始说“NO”,有不少国内乐团遭遇“换曲目”要求,表明外国听众对中国民乐也已经显现审美疲劳。


   不过,情况似乎有所改观。今年初,上海民族乐团26人的团队尝试在西班牙、法国的新春演出中,演奏《急急如令》、《晓雾》、《遗迹》等新编新创作品,引来听众强烈的反响。


   由作曲家唐建平创作的《急急如令》通过急促的锣鼓和快速的节奏,描绘了都市的纷繁嘈杂、快节奏和紧迫感,象征了人们内心的浮躁与疲惫。而随后清新内敛的散板与旋律似乎是对嘈杂都市的一种反叛和向那种恬静平和生活的回归……而王中山作曲的《晓雾》则以温婉而富诗意的笔触,描写了北京的清晨给作曲家的印象。紫禁城若隐若现的角楼,马路上奔波忙碌的身影,雾霭里偶尔传来京韵京腔和晨练的人们。作品采用了京剧和北京曲艺的音乐元素,更加突出和强化了乐曲的主题。


    据称,法国电台播出上海民族乐团音乐会录音后,有听众表示希望了解更多中国民乐的新曲子。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