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http://www.jpgq.net

菜单导航
中国乐器协会网讯:在中国,给想学点乐器的孩子找个音乐老师让很多家长头疼:学什么好?找谁学好?怎么学好?对不懂行的家长而言,个个都是难题;而在奥地利,人们只要送孩

“音乐之乡”的音乐学校

作者: 乐器大全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7日 01:56:06

中国乐器协会网讯:在中国,给想学点乐器的孩子找个音乐老师让很多家长头疼:学什么好?找谁学好?怎么学好?对不懂行的家长而言,个个都是难题;而在奥地利,人们只要送孩子去音乐学校就可以了:在那里,专业老师来解决一切——在这号称“音乐之乡”的国度里,到处都有音乐学校。奥地利有一种说法,乡长想连任,先做三件事:办一所音乐学校、成立一个乐队、建一支义务消防队。可见,音乐在奥地利人心目中的地位。这是从事音乐教育几十年的奥地利音乐教育协会秘书长沃尔夫·佩舍尔博士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的。


佩舍尔说,音乐学校在奥地利已有100多年历史,最初不是出现在城市,而是出现在乡村。当时,乡村已经有了乐队,人们为了继承这一传统,想让孩子受到更好的音乐教育,便自己办起了音乐学校。这一做法延续至今。音乐学校的基本任务是广泛提高音乐爱好者的专业知识和技巧,并在“广泛”的基础上发现音乐人才,帮助他们发挥音乐天赋,向音乐院校输送后备力量。但音乐学校又是独立的,与高等音乐院校无隶属关系。


音乐学校主要面向5岁至25岁的音乐爱好者。目前奥地利全国有约450所音乐学校,20万名学生。其中5岁以下的不足2%25岁以上的为9%。音乐学校的教学内容以各种乐器的演奏,如弦乐、击打乐、键盘乐、吹奏乐等为主,但也有声乐、乐团演奏、乐理等课程。教学方法以小组授课和单独授课为主。理想的方法是单独授课,但由于师资费用较高,在初级教育阶段,一般采用2人或3人一起讲课的小组授课方式。当老师发现小组授课可能影响学习效果时,就会转向单独授课。当然,对那些考试成绩不佳,无心再学的孩子,老师也会及时提出劝退。


维也纳教育局的音乐巡视员布赖特舍普夫说,除20万音乐学校在校生外,还有近20万音乐爱好者在等待入学的机会。老师不会赶走天赋不足,但学习勤苦的孩子;但同样不会挽留已无心音乐的孩子。奥地利有2105岁至25岁的人群,其中有18万在音乐学校学习(不含高等音乐院校)。这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比例。


音乐学校一般每周要上2节课,一节学习演奏,一节学习乐理。具体课程由老师安排。各音乐学校的收费标准不一,每学期收费为100欧元至300欧元,成年人的收费标准要高一些。不过,收取的费用仅占学校实际支出的25%左右,其余部分要由地方政府资助。如上奥州有68所音乐学校,约4万名学生,州政府每年要资助5500万欧元;维也纳的情况算差的,只有18所音乐学校,8000多名学生,维也纳市每年要资助1900万欧元。佩舍尔说,政府资助的形式不一样,有的出资建了专门的音乐学校、练习厅、演出厅,使音乐学校成了当地的文化中心;有的出资维修历史遗留的宫殿、古堡,然后让音乐学校使用。维也纳的情况较差,有些音乐学校没有自己的校舍,只能借用附近小学的校舍,因为多数小学下午不上课,校舍是空的。


音乐学校承担着发现人才、输送人才的任务,所以对音乐学校老师有严格的录用标准,一般须是高等音乐院校的毕业生,经过教育专业培训后才能上岗。个人聘请家庭音乐老师的现象也还有,但不普遍。因为费用太高,一般家庭聘不起。在布根兰州,一节音乐课50分钟的统一收费标准为492欧元,维也纳的收费算是最低的,也要160欧元。在下奥州,一节音乐课最多可收994欧元。这使绝大多数家庭望而却步。


从音乐学校在校生的情况看,奥地利人最喜欢的乐器是吹奏乐,要占31.5%;其次是弦乐,占20.1%;键盘乐器占18.3%,学声乐的仅3.2%。佩舍尔说,这与奥地利人的传统有关。以前乡村的收入不高,住房也不宽余,买个笛子、买个号,一般家庭也能支付,又不占地方,所以吹奏乐器奥地利人比较喜欢,1000多居民的乡都有自己的吹奏乐队。这个传统沿袭至今。


目前,奥有数百个吹奏乐队和合唱团。他们现在成了传承奥地利民族文化的主力载体,也成了“音乐之乡”最活跃的音乐细胞。除日常练习外,每年都有几次演出。以前,这些乡间乐队的水平不算高,是村民们自娱自乐的一种形式。但现在情况有了很大改变,这些乐队通过家里的孩子结识、并请来了音乐学校的老师。在专业老师的指导下,这些乐队的水平有了飞速提高,他们已不再满足于吹个进行曲、奏个圆舞曲,有的已开始尝试交响乐。这些乐队都是协会形式,参加练习和演出,不仅没有收入,还得自备乐器、演出服、自己解决交通,每人每年还要缴30-70欧元的会费。估计,奥地利以各种形式从事音乐活动的人有100万,约占全国人口的1/8。正是这一群群活跃在奥地利各地的音乐爱好者,成就了“音乐之乡”的美名。(本报驻维也纳记者方祥生《 光明日报 》 2011年04月16  05 版)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