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http://www.jpgq.net

菜单导航
中国乐器协会网讯:据宁波晚报报导,呜呜祖拉,这个宁海玩具商根据非洲土著用于驱赶狒狒的乐器仿制的塑料喇叭,如今正以每两秒钟一个的速度在世界各地出售。出厂两元左右的

宁海一企业申请注册“呜呜祖拉”商标转攻国内市场

作者: 乐器大全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1日 14:09:54

中国乐器协会网讯:据宁波晚报报导,呜呜祖拉,这个宁海玩具商根据非洲土著用于驱赶狒狒的乐器仿制的塑料喇叭,如今正以每两秒钟一个的速度在世界各地出售。出厂两元左右的呜呜祖拉在南非售价约合54元人民币,但每个企业只赚02元。当中国制造又一次面对“失利”尴尬时,自称国内最早设计生产呜呜祖拉的邬奕君却忙着推出新的产品,着手注册自己的品牌和商标,在“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变的同时,他将目光瞄准了国内新兴的球迷用品市场,一条中国外贸加工企业的回归之路就此展开。


  出厂价2元南非卖54元 呜呜祖拉世界杯“失利”


  627日,当记者赶到宁海西店镇大路村的吉盈塑料制品厂时,公司总经理邬奕君的办公桌上放满了大大小小的呜呜祖拉,足足有20多个。


  邬奕君向记者出示了他2001年的设计图纸,自称是国内最早设计生产呜呜祖拉的厂家,“目前我们已经向世界杯输出了100多万个球迷喇叭,每只出厂价2元多一点。”而据记者了解,这种喇叭在南非的售价约为2050元人民币——绝大多数利润被中间商拿走了。


  由于是自行设计、而且出口较早,吉盈喇叭的价格在出口企业中并不算低,但随着世界杯的进行,呜呜祖拉被迅速模仿复制,浙江义乌和广东汕头的玩具厂家也开始生产这种球迷喇叭,“产品的工艺并不复杂,模仿起来很容易,开模具十天就够了。”厂家一多价格便掉得很快,使本来利润就低的产品变得更难做了,“压价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们出口时利润大概是5%,但现在5%也保不住了。”邬奕君说,现在他只能靠价廉走量赚钱,国内其他厂家也面临同样的状况。


  “每只呜呜祖拉我赚一毛钱,工人赚一毛钱。”让邬奕君更担心的是,“人民币升值幅度在2%以内我还能接受,5%的话就没利润了。”邬奕君说,“现在塑料制品出口退税是11%,听说明年退税也取消了,到时要么中国产品集体涨价,要么多数关门。”


  设计和品牌  中国制造转向中国智造


  “电视上到处都是我的呜呜祖拉,可是每个我们才赚一毛钱。”想到这里,邬奕君觉得心里很是不平衡,但他也承认,塑料制品的技术含量不高,很多依靠独特的外观吸引消费者,产品一出来,特别容易被仿制,“如果当初申请了专利,拥有自己的品牌商标,利润就能好很多。”


  好在事情并没有想象得那么糟,设计给了邬奕君信心。通过这次世界杯,一些饮料商、啤酒商看中了他的能力,下单要求生产带有哨子的呜呜祖拉,主要投放国内市场,“这批喇叭更容易吹响,音量则降低一半,这种‘量身定做’的产品价格也要高一点。”邬奕君说。


  目前,邬奕君的厂里已经有包括喇叭、助威棒等30多种球迷产品,接下来,他还针对国内市场,推出富有民族特色的两种新产品。不过,这次他吸取之前的教训,从一开始就要申请外形专利、注册商标。


  后世界杯时代  外贸加工企业回归国内市场


  “世界杯的订单到4月份已经基本结束了,从615日,国内媒体报道呜呜祖拉的生产情况以后,订单又一下子多了起来,不过这次下单的主要是国内客户。”邬奕君说,在此之前他的产品基本销往国外,自己只做贴牌生产。


  和宁海的其他许多玩具厂商一样,邬奕君的厂子是典型的外贸加工企业,“接下单子,我们只要保证质量并按时交货就可以了,至于怎么销售,是否有自己的品牌,根本不用操心。”


  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邬奕君遇到了麻烦,近千万的货物发出去以后,国外的厂商却破了产,由于对方之前没有交订金,这让邬奕君几乎一蹶不振,4000多平方米的厂房和设备也被法院折价拍卖。


  这届世界杯,凭借自己的出色设计,邬奕君的事业不仅重新有了起色,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国内市场对球迷产品的需求。


  “世界杯只是一个季节性的短暂需求,而随着国内体育商业化的程度不断提升,中超等各种联赛才是支撑这个市场的持久动力。”邬奕君告诉记者,不到半个月,自己接到的国内订单已经达到10多万只,这在以前是怎么也没想到的。


  由于国内的单笔数量不像国外订单那么多,价格能高一些,基本为3元,而且不用担心利率和退税政策的变化,现在他的两个厂子每天开足马力生产,依然跟不上国内订单飞涨的速度,他开始让周围两家企业帮他来料代加工。


  尽管国内市场拥有巨大潜力,但外贸加工企业的回归之路并非一帆风顺,邬奕君向记者诉说了他刚刚错失的一次机会。


  就在上周,北京的一个经销商联系到他,希望把他的产品推向北京13家超市,可没想到订金都打到账户了,对方又表示呜呜祖拉属于玩具,没有3C认证不能上柜,“3C认证要花很长时间,我们新产品刚刚出来根本来不及。”尽管已经按对方要求做好了条形码,邬奕君只能放弃这笔金额不菲的订单。


  值得一提的是,他已经用“呜呜祖拉”这个字样注册了中文域名,品牌名称和标识也在进行中。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