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http://www.jpgq.net

菜单导航
《唱支山歌给党听》的曲作者、年近90高龄的作曲家朱践耳卷入了一场官司中。因他在媒体上撰文披露2007年上海音乐

何训田诉九旬泰斗朱践耳名誉侵权案开庭

作者: 乐器大全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8日 22:17:15

《唱支山歌给党听》的曲作者、年近90高龄的作曲家朱践耳卷入了一场官司中。因他在媒体上撰文披露2007年上海音乐学院“钟鼓奖”国际作曲比赛“丑闻”,而被另一位乐坛名人《阿姐鼓》的作曲者、上音作曲系原主任何训田以侵犯其名誉告上法院,索赔1元精神损失费。昨天,卢湾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我的目的只是想谱写一首‘良知交响曲’。”即使坐在了被告席上,朱践耳依旧认为自己责无旁贷。

除了90高龄的朱践耳由妻子代替参与庭审外,在3年中先后卷入这场“丑闻”事件的主要当事人昨天都来到了法院。他们有的作为证人,有的则作为旁听人员。此外,本案还吸引了沪上乐坛不少人的关注,这使得本来就不大的法庭更是一座难求,甚至连地上也坐了人。

朱践耳和何训田都是国内乐坛响当当的人物,前者更是作曲界的泰斗之一。提起昨天何训田与业内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对簿公堂的前因后果,不得不牵扯到2007年上海音乐学院举办的“钟鼓奖”国际作曲比赛。早已于2007年10月底就落幕的“钟鼓奖”作曲比赛,曾被媒体称为“我国作曲界级别最高的比赛”。但在闭幕后,某媒体的一则报道中,有这样一句:“有的作品思绪太多整体太散,有的则形式感太过,包括朱世瑞、杨燕迪在内的几位作曲家都摇头认为没有上乘之作。”

这篇仅700多字的报道,随后引发上音作曲系的所谓“打人事件”。对于当时作曲系会议室发生的火爆一幕,朱践耳在2009年7月刊《人民音乐》杂志发表的《钟鼓奖事件亲历记——向音乐界的汇报》(以下简称“亲历记”)中描述,“钟鼓奖”比赛艺委会主席和初、复、决赛评委何训田打空一拳,又扔飞了一只烟灰缸,对象就是向媒体表示作曲比赛“没有上乘之作”的朱世瑞。

朱践耳强调亲自撰文只是“通过揭露‘钟鼓奖’比赛中出现的种种违纪违规现象,抵制高校校园内学术不正之风,而并非是对原告的‘打人事件’的旧事重提。”

庭审焦点

    朱践耳文中所提“打人事件”是否失实?

这篇文章将何训田与朱世瑞之间的矛盾引到了自己身上,更是直接导致了这场官司。何训田起诉称,朱践耳在没有亲历“打人事件”,也没有核实真相的情况下,在“亲历记”一文中对原告“打人事件”进行失实的描述——文章中对他与“钟鼓奖”项目负责人朱世瑞的学术争议添油加醋,其中对朱世瑞如何人身攻击,实属无中生有。

何训田到底有没有“动手”?在昨天的庭审中,几乎是各执一词。

原告:

    只有语言冲突没有打人

“我没有动手打他(朱世瑞),烟缸是当时我气急了往桌子上拍的,可能拍得很重。我敢做敢当,打了就是打了,没打就是没打。倒是他把水杯朝我扔过来,我一晃,躲开了。几分钟以后我就离开了。我这个人火来得快去得也快。”何训田说。

为了证明自己所说,何训田请出了他与朱世瑞争执时在场的3位同事到庭作证,3人均表示何训田和朱世瑞隔着一张很大的会议桌,双方只是言语的冲突,并没有肢体冲撞。不过由于这3人不是何训田的同事就是其工作上的搭档,证言的可信度受到了被告辩护人的质疑。

被告:

    有各种材料证明对方动手

被“打”的当事人朱世瑞作为被告的证人也到庭和何训田当庭对峙。他在庭上回忆了当天的经过:“何训田指着我说,‘我们辛苦搞比赛,你在报上乱说!老子给你一砣(四川话的‘拳’)!’一拳出手,被挡开;又顺手将烟缸砸去,幸未砸中。”

此外被告朱践耳的代理律师还出示了上音提供的一系列书面材料,其中包括上音纪委就何训田在“钟鼓奖”比赛中违规违纪事宜提出的处分请示;学院领导班子召集何训田参加“打人事件”道歉会,何训田在会上就“出拳头、砸烟缸”的粗暴行为向朱世瑞表示道歉的书面记录等。

本案将在合议庭合议后择日宣判。

责任编辑:admin

现在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为避免恶意留言或垃圾评论信息,发表内容不得低于10个字符! 评论人: 

相关文章

企业服务

每日关注

图文推荐

热门乐器老师

更多>>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