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精品钢琴-乐器曲谱-乐器知识-乐器大全

http://www.jpgq.net

菜单导航
他是中国第一位交响乐团的艺术总监,是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指挥中国民族音乐的第一人,也是中国录制贝多芬交响曲全集的第一人,他就是著名指挥家陈燮阳。从江苏武进考进附中开

陈燮阳 把最好的时光谱进乐章 第七届上海文学艺

作者: 乐器大全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9日 20:33:42

  他是中国第一位交响乐团的艺术总监,是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指挥中国民族音乐的第一人,也是中国录制贝多芬交响曲全集的第一人,他就是著名指挥家陈燮阳。从江苏武进考进附中开始,陈燮阳的人生就与上海这座城市紧紧连在一起。从艺的54年里,他指挥过的音乐会数不胜数,获得的荣誉也不胜枚举,他用自己人生最好的时光,谱写着中国交响乐的篇章。

  1 难忘萝卜烧肉

  如果要论陈燮阳一生中最感激的人,排第一的一定是姐姐陈力行。当年,14岁的陈燮阳已经在普通初中就读,姐姐陈力行在报纸上看到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附中的一则招生简章,里面提到学杂费全免,就带弟弟到上海报考。陈燮阳虽有音乐天赋,却因为家境清贫从未受过正规音乐训练,姐姐就帮他找到自己团里的钢琴演奏员陈钢,陈钢很热心地对陈燮阳进行了几天紧急培训。

  等坐着火车到了上海,姐弟俩发现附中只招收小学应届毕业生,心急如焚的陈力行一遍遍地恳求着,终于打动了报名处的工作人员,他们同意去请示一下校长。贺绿汀院长的夫人姜瑞芝先生,她同意“听听看”,陈燮阳才得以背着姐姐向同事借的旧二胡走进教室,成功打动几十名考官,凭着一张“特一号”复试准考证迈入附中大门。

  不用再为食宿担忧,陈燮阳就这样一个人在上海开始了新生活。他至今记得在附中吃的第一顿饭:萝卜烧肉。饱浸着肉汁的萝卜和色泽油亮的红烧肉让他不禁感叹道:“好香啊!”一碗带肉的饭,让他看到了未来的希望,也让他对得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备感珍惜。进了附中门,修行看个人。等到陈燮阳临近高三毕业,他已从一个不识五线谱的农村孩子变成了样样精通的优等生,上音指挥系和作曲系的老师都抢着要他。最终,陈燮阳选择了指挥系,先后师从杨嘉仁、黄晓同、马革顺等著名教授学习指挥。

  课余时间,他常会怀着渴求的心情赶到上交排练厅,规规矩矩地坐在一角,手里拿着总谱,观察着时任团长黄贻钧的排练。有一次黄贻钧在音乐厅指挥丁善德的《长征交响曲》,陈燮阳没有票,便悄悄地躲在音乐厅的台侧角落,目不转睛地看黄贻钧指挥手势、听他对《长征》的音乐处理。黄贻钧严谨朴实的风格、炉火纯青的技艺给了陈燮阳很多启示,使他在从事指挥工作的实践中获益匪浅,在他1984年接替黄贻钧担任上交团长后,让这支名团的精神与品格薪火相传。

  2 执棒屡有突破

  出任团长两年后的1986年,上海交响乐团体制改革,率先在全国推行音乐总监和总经理负责制,陈燮阳成为第一任音乐总监,他的工作成果可以用“所向披靡”来形容。在陈燮阳执掌期间,上交音乐会门票常常是一票难求。1985年9月,上交策划了纪念贝多芬诞辰215周年系列音乐会,贝多芬的交响曲全集第一次完整地呈现于上海舞台,填补了上海音乐界的空白,系列音乐会一共有8场,每场连演两次,分别由黄贻钧、曹鹏、陈燮阳接力指挥。不少乐迷通宵在上海音乐厅等候售票,队伍绕了上海音乐厅好几圈。

  那个年代,没有网络,没有网红,听贝多芬一时成了热门事。陈燮阳了解听众的需求,1988年又策划了“贝多芬之魂”系列音乐会,演出贝多芬的交响曲全集,他一个人指挥全部演出。售票时正好是周日,2个小时不到,8场音乐会的3078套12152张票就销售一空。如今常来上交购买套票的资深乐迷们,很多人是从小听着陈燮阳指挥的贝多芬系列音乐会长大的。

  1981年,陈燮阳应邀赴美考察,指挥多个美国乐团举办了多场音乐会。在那里,陈燮阳从耶鲁大学奥托·缪勒教授那里进修指挥,还在华盛顿马科斯·鲁道夫指挥班上听课,与指挥大师伯恩斯坦、祖宾·梅塔和小提琴大师伊萨克·斯特恩等艺术家有了深度交流,日本指挥大师小泽征尔还在波士顿的家中用生鱼片款待陈燮阳。异乡遇知音,陈燮阳向小泽征尔诉说了自己最大的心愿:“我要用我的一生,把中国交响乐推向世界。”

  陈燮阳兑现了当初的诺言。在上交工作的24年里,他先后实施了一系列在中国音乐史上的改革,西方交响乐团的管理经验被充分应用于上交的建设上,上交确实走上了更广阔的世界舞台——1990年,为庆祝纽约卡内基音乐厅百年华诞,上交受邀成为首支登台的中国交响乐团;2000年,上交与著名大提琴家马友友合作,录制了《卧虎藏龙》电影原声音乐,并于次年夺得奥斯卡最佳电影音乐奖;2003年,陈燮阳带团在美国11个城市巡演;2004年上交建团125周年,陈燮阳携手上交登上了欧洲古典音乐圣殿——柏林爱乐大厅,这也是柏林爱乐音乐厅迎来的第一支中国交响乐团。

  3 舞台收获爱情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